冬笋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教育

盛山资产甘世雄:天使投资的联盟时代

时间:2021-10-08 来源网站:冬笋财经网

盛山资产甘世雄:天使投资的联盟时代

文/本刊记者 刘琳 摄影/吴军

爱读书,这应该是盛山资产创始人甘世雄给很多人留下的第一印象。走进甘世雄的办公室,迎面即是一个摆满书籍的巨大书架,甘世雄每周都会和员工分享自己正在阅读的书。甚至在交流结束时,他还特别嘱咐《陆家嘴(600663,股吧)》杂志记者下次见面要给他推荐几本年轻人喜欢读的书。一个标准60后仍然有着年轻心态和越来越强的求知欲,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能够在不同行业和领域中转换自如的原因。

1983年甘世雄从重庆大学毕业进入中国重汽(000951,股吧),1991年进入山东金泰(600385,股吧),1997年前往山东证券(后更名为天同证券)负责投行业务,2004年又到万家基金任督察长,2012年成为歌斐资产CEO。2013年甘世雄参加了巴菲特的股东大会,被当时89岁的芒格和83岁的巴菲特充沛的精力深深震撼,于是他决定,自己要“快乐投资40年,健康活到90岁”。

2014年9月,甘世雄离开歌斐资产后成立了盛山资产,自此彻底结束了打工生涯的他有了一个能够按照自己的节奏“快乐投资40年”的平台。

以PE、VC的逻辑挑选基金管理人

MOM“管理人中的管理人”和FOF “基金中的基金”,是最近十多年从美国兴起的一种投资组合方式,其中比较知名的如大卫·史文森管理的耶鲁基金。甘世雄对大卫·史文森的资产管理思路推崇备至,而盛山资产在这个基础上又进行了进一步的创新,提出了MOF“基金中的管理人”的概念。

“无论是MOM还是FOF,最重要的逻辑都是做组合。传统的基金投资中的组合是指组合的股票,而这里则是指基金和管理人团队的组合。”在和《陆家嘴》记者解释盛山资产MOF的运作逻辑时,他说,“我们是在拿PE的眼光和手法去挑基金和管理人,把他们当成具有潜在成长性的创业者或者创业企业,这样就比较好玩了。”甘世雄用“好玩”来形容投资这件充满挑战、压力巨大的事情,可见其心态之从容淡定。

盛山资产寻找挑选基金和管理人有一个核心原则:“核心+卫星”,或者说“白马+黑马”原则。“核心”指的是整个组合中偏稳健的资产,而“卫星”则是偏冒险的资产。“这样的组合就形成了一种对冲。”甘世雄解释说。

根据自己过往丰富的投资经验和对国际国内市场的深刻洞察,甘世雄带领盛山资产在天使投资领域进行了创新。“以前从事天使投资的可以总结为3F:Family,Friends,Fool,”甘世雄解释说,“由于天使投资看到的大部分是一个想法,没有成熟的产品,更没有数据,所以风险非常高。人们进行投资更多是通过家人、朋友或者纯粹运气,所以很多天使投资人都是那些有闲暇、有闲钱、有圈子、有情怀的人,投资行为也是偶尔为之的。”

为了让天使投资也能获得相对稳定的收益,盛山资产尝试同样运用MOM和FOF的理念把天使投资从个人化向机构化再到联盟化推动。中国天使投资联盟、上海天使会(海天会)等组织其实都是在这方面进行的尝试。甘世雄本人加入了中国天使投资联盟和海天会,同时担任海天会的执行理事兼轮值秘书长。

“天使投资在从个人化走向机构化和联盟化的过程中,有四个关键词。”甘世雄说,“第一,是团队,团队合作自然比单打独斗成功率要高。第二,是专精,团队中要有对行业具备深刻理解和实务操作的人。第三是组合,通过同一赛道不同阶段、不同项目的组合来提高成功概率。第四也是非常重要的,是分享。”对于分享,甘世雄非常强调。他认为早期投资时切忌“吃独食”,必须和优秀的人一起合作。“这其实就是天使投资的联盟化,也符合互联网时代的精神。”

一级市场“被迫赚钱”

从实业到投行再到投资,甘世雄丰富的从业经历贯穿一、二级市场,多年投资经历也让他对一、二级市场投资有着独特而深刻的见解。

甘世雄认为,一级和二级市场的最大不同点有二。首先,起点不同。“项目一岁的时候进去和18岁的时候进去起点当然是不一样的。一岁的时候长个、长智力都是大概率事件,而18岁以后,个子可能不太会长了,只会长智力了。”甘世雄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说,“例如300万利润时进去,6000万利润时项目IPO,获利20倍。但IPO后6000万利润再变为20倍的话就要12个亿,难度肯定要大很多。”

第二,由于二级市场具有一级市场所没有的流动性,因此,一级市场是“被迫赚钱”。甘世雄认为,流动性是一把双刃剑。由于二级市场能够随时进出,人性的贪婪和恐惧会让很多人做出错误的决定。而一级市场没有流动性,这看似不好,但由于进入后别无选择,人性的贪婪和恐惧影响就没那么大,所以经常会出现被甘世雄称为“被迫赚钱”的现象。

不过,甘世雄个人更喜欢一级市场,因为资金直接投入实体经济中,而且一级市场是“源头之水”。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空心化”现象需要一级市场的更多配置。

甘世雄非常佩服巴菲特的投资风格,巴菲特的思想对他有着很大影响:参加巴菲特的股东大会让他最终决定创业,成为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巴菲特是在用PE、VC的眼光做二级市场投资,找到好公司之后就长期持有其股票。”这样的价值投资理念也是甘世雄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一以贯之的。

成立将近两年,盛山资产目前已有三个业务条线:天使、VC、PE,以及母基金和创新投行业务,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达到40亿人民币。未来,甘世雄希望盛山资产团队能够以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和大卫·史文森的对冲组合理念为指导,在多个类别的资产管理和配置中都能做到极致,目标是7年后争取上市。

甘世雄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资本“走出去”是必然的:“只有放眼世界,跨越国界在更大范围内整合资源,才能更好地创新。”

接受采访前甘世雄刚刚去了一趟印度,回国后他感触良多:“其实中国在过去几十年发展是非常快的,包括高铁、高速公路、机场、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非常完备,货币、人才供应都十分充足,现在唯一欠缺的应该是技术。”

“现在中早期投资圈有一个趋势,即把发达市场如德国、美国、日本、以色列的先进技术和优秀团队引入中国,将其与中国的资金、市场和工厂相结合。这样的资源整合在未来十年对中国经济的创新、转型升级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按照这个逻辑,盛山资产已经在印度、欧洲和美国投资了不少项目,其中包括2014年投资的德国智能硬件公司Nitetronic(莱特尼克),主要生产治疗打鼾的枕头;2015年投资的美国硅谷的大数据公司Paxata(帕克萨塔),主要进行数据的挖掘、清洗和整理。

互联网机会在资产端和互联网保险

互联网金融是盛山资产天使投资的一个重要领域。甘世雄认为对于目前支付端和流量端而言,整个行业格局已经相对确定,机会更多会在资产端和互联网保险两个细分领域。

从去年开始,国内很多P2P平台倒闭、跑路,这些行业事件折射出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和风控的重要性。在历经了野蛮生长、风险频发、监管收紧的阶段之后,甘世雄认为,互联网金融领域将迎来结构性的调整,逐步回归金融的本质——风险控制。

随着监管措施的健全以及大数据技术等信息科技的成熟,风险控制的渠道和方式也会进行互联网的进化,不单是传统金融风控方式的互联网化,更有结合互联网的创新风控方式,包括供应链金融、个人征信、量化策略筛选等。盛山资产看好那些具备优质资产获取和筛选能力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互联网保险也是甘世雄看好的领域。由于保险费率监管的历史原因,我国保险产品定价一直以来比较粗放,只需在监管范围内选定费率即可,保险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甘世雄认为,互联网对传统保险行业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销售渠道的优化、保险产品的补充和产品定价的变革。保险产品定价的变革无疑是对传统保险的颠覆。随着费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和互联网、物联网的发展,风控方式得到升级,保险产品定价将日益精细化,针对不同个体将产生差异化定价。

对于渠道优化,盛山已经做了相关布局,投资了一个保险代理人升级的项目。互联网保险领域项目和盛山在大健康、大数据领域的投资布局结合,实现了非常好的联动、提升和变现结果。